您好!欢迎来到搜价格 登录 | 注册 个人中心 网站导航 帮助中心
帮帮菜客户端
android版本
IOS版本

【经济日报】供销社携手“三农”再出发

2019-09-08 149

60年前的7月24日,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成立了,担负起“发展经济、保障供给”的重要使命。

  “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要继续办好供销合作社,发挥其独特优势和重要作用”。这是纪念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成立60周年电视电话会议,对供销合作社深化改革赋予的新使命和重托。

  经历了60年的风风雨雨,给人们带来无数美好回忆的供销合作社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。

  供销合作社如何深化改革,努力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,尚需供销合作社大胆探索和创新。

  供销合作社这个名字,曾让农民们备感亲切。在计划经济时期、在物质短缺的时代,供销合作社人肩挑扁担,上山下乡,走村串户。巡回送货的“扁担精神”成为那个时期供销合作社为农服务的佳话。

  如今,供销合作社因体制机制的因素而制约了发展的脚步。“如何破解体制的顽疾,使供销合作社的优势更加显现,更好地服务农民,是深化改革的重点所在,我们要力争在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实质性突破。”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、理事会主任王侠说。

  密切联系——

  变买卖关系为合作伙伴

  记者在西南的苗寨里、在太行的山村里采访时,很多老农都回忆起,当年买东西不用出村,供销合作社的“货郎”就会挑着担子,把毛巾肥皂、油盐酱醋送上门,还能把村里的瓜果蔬菜挑出去卖。尽管现在物质丰富了,但农民们还是希望供销社的“扁担精神”再回来。

  这些年,供销合作社虽然通过基层组织改造,与农民之间的联系得到加强,但总体上看,供销合作社还没有与农民真正建立起组织上、经济上的紧密联系,很多地方的基层社仍然与农民保持着“一买一卖”的关系,没有真正形成与农民合作的利益共同体。

  今年的中央1号文件明确提出:“发挥供销合作社扎根农村、联系农民、点多面广的优势,积极稳妥开展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试点。按照改造自我、服务农民的要求,创新组织体系和服务机制,努力把供销合作社打造成为农民生产生活服务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”。这为供销合作社的改革明确了任务、指明了方向。

  那么,供销合作社深化改革“改什么”、“怎样改”?王侠说:“首先要在密切与农民联系上取得实质性突破。创新组织体系和服务机制,与农民结成利益共同体,增强农民的归属感,将是关键环节改革的第一个突破点。”

  密切与农民的联系,这一改革已在供销社的基层社悄然进行。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的农民遇到生产生活上的问题,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供销社。

  固安县东红寺乡齐家营村的高树国去年引进新品种,种植了6个大棚的礼品西瓜。本想打进高端市场,却因高端消费萎缩而遭遇滞销。眼看着收入就要打水漂,高树国急忙找到供销合作社,供销社帮助他找到了经纪人,将他的西瓜顺利销往北京市场。高树国不但没有赔钱,还赚了几万元。

  固安县供销合作社组织连接着全县200多个专业合作社,囊括了种植大户、农机手、经纪人各种资源,帮助农民解决各种生产生活难题。

  “供销社改革,不与农民合作、不深入到村里,就如同断了一根线,改不下去。供销社有网点优势,应该把村里的能人都组织起来,通过联合合作社建成一个有机服务体系,走在为农服务的前沿。”固安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理事会主任张俊岭说。

  供销合作社基层社的改革正在各地铺开,截至今年6月底,全国共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97207个,社团组织16891个,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龙头企业2340个,综合服务社超32万个。

  创新机制——

  搭建社会化服务主渠道

  曾长期担负农村流通主渠道的供销合作社,受传统体制及观念的束缚,往往与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。因此在农村,出现了两种现象:一方面,有些基层供销社网点人员闲置,经营困难;一方面,由于青壮劳力进城、农业规模化、专业化、集约化发展,农村、农业、农民迫切需要组织有序的社会化服务。

  “改造自我,服务农民,打造农业社会化服务的主渠道,是供销社关键环节改革的第二个突破点。”王侠说。

  “打工顾不上种地,种地耽误打工挣钱”曾是困扰农民的难题,如今,山东省供销合作社推行的“保姆式土地托管”全程社会化服务,破解了这两难选择。

  从种植到收获,山东汶上县供销社开展的“土地托管”业务,打破户与户的界限,把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连片种植,不仅增加了产量,也增加了收益。“俺和供销社签订协议,把自家的土地交给供销社。‘托管’后,无论耕种、打药、施肥,都由供销社负责。收获时,产量还能增收10%以上。”汶上县义桥镇农民王爱荣满怀喜悦地说。

  “种什么”、“往哪儿卖”这些曾困扰农户的难题,大多被供销合作社搭建的社会化服务体系化解了。

  打破界限——

   探索多元化联合发展

  “探索上下贯通、多元化市场主体的联合发展,解决体制上多年存在的‘联合社不联合、合作社不合作’的问题,是供销社关键环节改革的第三个突破点。”王侠说。

  河北省供销合作社提出以供销合作社现有体制为依托,通过组建农民合作社联合社,构建起贯穿省、市、县、乡的组织体系。河北省供销合作社理事会主任邓沛然认为,随着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的建立,供销社打破了区域、系统的界限,深度介入农业经营。

  按照“政府主导、农民主体、供销社主办”方针,河北省供销合作社在全省1960个乡镇建立起1853个新型基层社。在新型基层社中,农民社员占到88%以上,理事会中农民成员占76%以上,农民经选举可以担任基层社主任,确立了农民主体地位。供销社与农民有了组织与利益联系,经营服务阵地也迅速扩大。

  山西省汾阳市肖家庄供销合作社因业务萎缩曾一度陷入困境。该供销合作社通过引入农民个人和社会资本480万元,扩充基层社股本1200万元,目前已建立起集体股本占主体的新型股权结构。通过出资领办农民合作社,吸纳108户农民入股,实行二次返利,每年助农增收100多万元,真正与农民形成了共存共赢的利益共同体。

  如今,肖家庄供销合作社已经拥有5个股份制公司、20个村级便民连锁店,外加农资市场、配送中心等资产总额已达1.2亿,所有者权益6100万元。

  今年4月,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在河北、浙江、山东、广东四省供销社开展供销合作社改革试点。截止到目前,全国供销合作社系统已发展各类乡镇基层社2.2万个。